024-2250-3777

掌上棋牌-棋牌游戏平台-最火的棋牌手游排行榜

产品展示

PRODUCT

联系我们 / Contact us

刘芸回应郑钧“袜子”热搜:家是我最后的底线和港湾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18:57:46 来源:掌上棋牌-棋牌游戏平台-最火的棋牌手游排行榜点击:35

  

  

  刘芸刚休完假,她一面照镜子,一面问化妆师:“我是不是胖了很多?”接着又自问自答:“我回来以后胖了8斤。”她很随性,穿着浴袍,用最舒服的姿势坐着,在这之后的半小时里,我们从工作,聊到家庭,又回到工作,最后以谈论生活收尾。工作上,她顺其自然,接受被选择;对于家庭,她选择保护,但不排除其他可能性;她也喜欢不同的生活节奏,有最理想的生活状态。

  采写_本刊记者 陆茜 录音整理_实习生 朱雯怡

  

  给孩子拍部动画片

  “演员就是在每一个阶段自然而然地

  接受别人对你的选择”

  刘芸2018年拍了4部戏,称得上是“劳模”,工作了一整年的她,趁着圣诞节,带上家人,去度了个假。回来后,又要投入到马不停蹄的宣传工作中,首先就是在2019春节档上映的《小猪佩奇过大年》。

  “我们其实是拍给孩子看的。”最早是朱亚文邀请刘芸的,朱亚文的女儿朱哈哈,今年3岁,是小猪佩奇的疯狂粉丝,他想为女儿拍部动画片。两家人原本就关系亲近,朱亚文便向刘芸发出邀约“要不一起?”Jagger小时候也喜欢佩奇,刘芸觉得“过年如果孩子能进电影院看一个我们给他们拍的电影还挺骄傲的”。便应了下来。角色谈不上高难度,歌舞剧的形式对从小学习舞蹈的刘芸来说算是驾轻就熟,她也乐在其中。

  

  但这是刘芸第一次在银幕上塑造母亲形象。当记者谈到很多女演员在当了妈妈后, 其银幕形象也多半会被定型为“母亲”的困境时,性格豪爽的刘芸直言自己还没有遇到这个问题。她分析起原因,“演员还是会受到一些外形的局限,可能我的外形、性格各方面有点像小孩,很难联想到传统母亲的形象。”同时刘芸也不避讳谈论关于“衰老”的话题,“人最不用担心的一件事情就是衰老,你总有一天会衰老。可能到了4 0多岁的时候,自然而然会有很好的母亲角色来找我。”刘芸喜欢顺其自然,她坚信市场对自己的定位一定是最准确的,“演员就是在每一个阶段自然而然地接受别人对你的选择。”

  现阶段刘芸收到的剧本更多是轻熟女的角色,就像她在《新青年之艳势番》中扮演花魁芳儿,是崇利明(黄子韬饰)的红颜知己。刘芸还记得杀青时的那场跳舞戏,导演体贴地架了6到8台机位,让她可以一条过,“我还挺感谢的,因为其实他们拍得很艰辛,八个月,经历了春夏秋冬,但还是尽力地为每个演员着想。”今天还生活在现代,明天就能穿越回古代,刘芸认为,这就是演员最大的乐趣所在。

  

  暂时不考虑曝光家庭生活

  “Jagger 今年才开始

  懵懵懂懂意识到父母的职业”

  刘芸在夏威夷度假的一个月过得特别充实,虽然没有工作,但她依然觉得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,“早上盯着Jagger读英语,中午想着大家吃什么,下午海边晒个太阳,买了好看的绿植,晚上回来还得浇水。”这就是刘芸理想状态中的生活,该工作的时候就全身心地投入,该生活的时候就完全抽离出来好好生活。她告诉记者,2018年以前,自己连热搜都不知道要怎么看,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。刘芸甚至“对天发誓”,她是在拍摄《艳势番》时,经过团队工作人员截图远程“手把手”教学后,才知道原来看热搜需要先点进“发现”。但她还是完全不在意,刘芸问自己“这个对我来说重要吗?”答案显然是否定的,“这种感觉特别不真实,一群你看不见的人在评价你好或者不好。”

  

  工作和生活,互不搭界,这是最完美的状态。也是为什么刘芸不愿意向大众过多展示家庭的原因,她连微博都很少发Jagger 的照片。2015年的《爸爸回来了》可以算是Jagger首次曝光,“我们当时想得很单纯,这个事情是老郑特别想去做的。他说,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跟孩子独处的几个月?”刘芸解释了上节目的原因。效果也很不错,郑钧特别满足,也给Jagger带来了很多美好的父子时光。但大众的喜爱也让Jagger有些受宠若惊,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围过来拍照,“大人本来就比他高,就像参观一个宠物一样。”刘芸说Jagger那段时间有些认生。

  而就在今年年初,8岁的Jagger主动和妈妈谈起了父母的职业,“他开始懵懵懂懂意识到了”,他向妈妈询问:“你们是明星吗?”而刘芸只是告诉他:“是不是明星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,你要记住,你爸爸非常热爱他的职业,他为了音乐可以付出很多;你妈妈也非常热爱自己的职业,为了演戏也可以付出很多。所以你长大以后,也要选择一个你热爱的职业,不管你干什么我们都会支持。”

  

  

  南都娱乐×刘芸

  “我和郑钧就是典型的严父慈母,

  他立规矩,我来宠爱”

  南都娱乐:你刚刚也说2018年一直在都在拍戏。2019年其实应该还有几部戏要上,那么忙碌,你怎么去平衡工作、生活和家庭?

  刘芸:这个是我自己一直探讨和衡量的一个事儿。从怀Jagger一年到他三岁半上幼儿园,头四年是我彻底停掉工作的,这四年是完全回归家庭的。等到后来他上了幼儿园以后,就开始出来拍戏了,慢慢慢慢等到他现在上小学三年级了,他已经有自己的小天地了,下了课以后有无数的课外课,自己忙得不行,钢琴、篮球什么的。这个时候我就抽离得比较多了,我觉得人生每一个阶段都要去做每个阶段该做的事情,那个时候有很多人说:“哎呀,一下停四年好可惜啊。”但我觉得那时候我把Jagger带到这个世界上来,而且在上幼儿园之前,他就是完完全全属于家庭的,我就应该把我自己的事情先放下,先陪他,陪他三四年,三四年以后我再出来拍。

  

  南都娱乐:在选剧本的时候会不会因为孩子的原因,比如说会优先选择一些在北京拍的戏?

  刘芸:我觉得你这个问题特别好,在Jagger上幼儿园,第一年我决定重新出来拍戏的那头一两年,我会优先考虑北京的戏。《亲家过年》,还有好多电视剧,其实都是在北京拍的。来找我的剧本里我会首选在北京拍的,其实对Jagger(来说)也有一个适应的过程,不能说妈妈突然就抽离了。但是从2017、2018年开始就是看运气了,如果是自己想接的戏,有想演的角色,想接的剧本正好在北京拍,那就是我走运。但如果说我特别喜欢这个角色,特别想演这个剧本,它在外地拍,就比如说我这个网剧在外地拍,拍了三个半月在厦门,那我就走了,走三个半月。

  这个时候我父母就特别给力,父母就会上来,和郑钧一起三个人帮着带Jagger。有舍就有得嘛,好在我觉得我生的是个男孩儿,可以让他独立一点。如果是个女孩,刚刚看着佳妮带着哈哈来,那女孩儿,妈妈的小棉袄就很亲,可能我还是会没有像现在这样舍得,一走就走三个月。我发现其实有的时候不是说孩子离不开大人,我觉得是大人离不开孩子。有的时候,尤其是小男孩儿,他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,尤其到现阶段,Jagger已经8岁了,有点小少年那个劲儿了,我反而希望他独立。

  

  南都娱乐:前一段时间郑钧的袜子上了热搜,他是在生活方面需要你事无巨细地去照顾的那种类型?

  刘芸:他是一个很节俭的人,他就觉得不要浪费东西,我给他买了很多很多的新衣服,但他就爱盯着那么几件穿。他有一个特别奇怪的理论,他说:“我又不是小宠物,我不要每天换衣服。”比如那袜子,我说:“你咋想的?我给你买了那么多新的袜子,你怎么就穿双破袜子呢?”他说他穿袜子的时候根本就不会看那个袜子什么颜色、什么款式、是他的还是我的、是外公的还是外婆的、有没有洞。他的世界里,根本就不在意(这些)。有时候我们出去吃饭,他一抬手夹菜,我都傻了,衣服这么短,我仔细一看,是我的衣服。我说:“你怎么可以把我的卫衣穿出来?”他说:“啊?是你的吗?”他完全不在意这些东西,这不是他care的点。因为我觉得术业有专攻,他的才华和他的兴趣点就在音乐上。

  其实有的时候,比如这段时间我拍戏,我因为演这个角色,我过分投入,那段时间我性格也会变成角色那样子,这个时候其实家人在生活中包容我。有段时间我演那种很厉害的角色,很坏的反面角色,生活中我就很冷,就跟人保持距离,那段时间我就会有点不是很随和,我爸我妈就得包容我。比如那个戏杀青了过了,我去旅游了,他们跟我开玩笑说,你都不知道你前两个月好吓人。这就是家人的包容,因为他们也害怕在生活中提醒我,把我从那个角色的情绪给打断走出来,我再回到片场的时候我进不去怎么办?所以其实这就是一个家人跟家人之间互相包容的一个点,然后他们就说没关系,他们说,既然你要当好演员,那段时间你就投入吧,就这样。

  

  南都娱乐:在你拍戏的时候,郑钧在家会不会做一些家务,或者是负起带孩子的主要责任?

  刘芸:会啊,他会带着Jagger洗碗。更多的是他指挥Jagger洗碗,Jagger洗他在旁边看。

  南都娱乐:那Jagger会抗议吗?

  刘芸:不会,Jagger特别怕他爸爸,他爸爸指东就往东,指西就往西。我们俩就是典型的严父慈母,他立规矩,我来宠爱。

  南都娱乐:去年有很多很火的夫妻观察类真人秀,会考虑上吗?

  刘芸:目前我跟老郑还不太想把家里的隐私、家里的东西完全晒出来,给大家分享。不是说怕被别人看见,是我觉得家是我最后的底线,我最后的港湾,很珍贵很隐私,不是特别想秀隐私。也不是说未来不会说展示老公、展示家庭,也许未来有一天某一个节目某一个点打动我了,但至少前几年和现在我是不太想分享我家里。